<rp id="e3icf"></rp>

    1. 【主題策劃】5000戰新企業重塑皖軍

      2021-12-06 11:05:42   作者:文/ 邵夢 劉娜   來源:《徽商》雜志2021年4月刊

      安徽省產業地標從過去的煤銅鋼等資源型“銅墻鐵壁”向創新型“芯屏器合”“集終生智”的成功演變,得益于5000家戰略性新興皖企對全省區域經濟格局的重塑。


        安徽省產業地標從過去的煤銅鋼等資源型“銅墻鐵壁”向創新型“芯屏器合”“集終生智”的成功演變,得益于5000家戰略性新興皖企對全省區域經濟格局的重塑。而實現戰略性新興產業對工業經濟貢獻率翻番,安徽省用了5年時間。

        安徽省發改委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安徽全省戰略性新興產業產值占規模以上工業產值比重達40.3%。

        早在2015年,這一數據僅為22.4%。

        不過,安徽省統計局在調研中發現,集群集聚效應弱、扶持政策缺乏有效性、考核激勵缺乏導向性、創新創業環境存在薄弱環節等問題在安徽省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中較為突出。

        “尤其是區域發展不均衡問題,仍是安徽省進一步擴大產業集群效應、優化產業結構的難點。”安徽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王玉燕表示。

       

        新能源產業增長最快

        包括合肥市集成電路、新型顯示器件、人工智能和銅陵市先進結構材料等四個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在內,安徽入選首批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數量與湖南、湖北、上海、河南、北京、福建并列全國第三。

        安徽省戰新產業工作連續第5年獲得國家發改委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發展工作表彰……

        在剛剛過去的“十三五”期間,安徽已成為全國戰新產業發展的新高地。

        記者從安徽省發改委高技術發展處了解到,自2015年以來,安徽省已公布三批省級重大新興產業集聚發展基地共26個、集聚規模以上工業企業近2000家,分別分布在合肥、蕪湖、淮北、馬鞍山、淮南、黃山、銅陵、六安、宿州、宣城10個地市,其中合肥、蕪湖、淮北、馬鞍山分別以4個、3個、2個和2個位居前列;37個省重大新興產業工程集聚產業鏈關聯企業近900家,累計實現產值近2000億元。

        到2020年底,安徽全省戰略性新興產業企業超過5000家,同比上年增長20.9%,占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總數近三成,戰略性新興產業產值占規模以上工業產值比重達40.3%,對安徽全省貢獻率達118.6%。

        其中,安徽省4個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集聚規模以上企業達500家,產值超3000億元。

        “‘十三五’期間,安徽戰略性新興產業產值年均增長17.3%,高于同期規上工業產值增速約7個百分點,占規上工業產值比重由2016年的 23.3%提高到 2020年的40.3%。”安徽省發改委高技術發展工作人員張林告訴記者,安徽省戰略性新興產業做出了一篇“無中生有”的文章,已涌現出惠科光電、京東方、合肥長鑫、中電科鉆石飛機、埃夫特機器人等處于全國同行業領先地位的龍頭企業。

        從產業分布上看,安徽全省5000家戰略性新興企業主要集中在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高端裝備制造產業、新材料產業、生物產業、新能源汽車產業、新能源產業、節能環保產業、數字創意產業八大板塊。

        其中,新材料產業、節能環保產業、高端裝備制造產業企業數量位居前三,分別為1362家、864家、783家,占據全省戰新企業的“半壁江山”。

        產值增長最快的三大產業分別為新能源產業、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和新能源汽車產業,比上年同期分別增張了29.6%、28.5%和23.1%。

        新材料產業、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節能環保產業位列累計占規模以上工業比重前三位,分別占比26.0%、20.7、14.1%。這意味著安徽省工業經濟結構和增長動力正在發生深刻變化,向著以該三大產業為主的中高端制造業轉變。

        這與安徽全省高成長性和戰略性新興產業日漸崛起、落后產能逐步淘汰、生產性服務業向專業化和價值鏈高端延伸等經濟結構的優化成正相關。

        公開數據顯示,“十三五”期間,安徽省三次產業結構實現由“二三一”到“三二一”的重要轉變,服務業比重超過50%。

        “戰新產業提速發展主要得益于安徽省對技術創新、研發投入的重視。”安徽省統計局在調研中舉例,蕪湖埃夫特智能裝備每年都會將銷售收入的10%投入到研發中,成功收購意大利噴涂機器人企業CMA等企業,成為工業機器人行業龍頭。滁州揚子空調堅持產品創新,每年研發投入超過年收入3%,實現了從瀕臨倒閉到全市行業龍頭的蛻變。

       

        合蕪蚌拿下全省“半壁江山”

        從區域上看,合肥、蕪湖、宣城、滁州、安慶企業數量排名前列,分別為688家、580家、519家、417家和414家,對全省的貢獻率分別為33.5%、15.5%、5.9%、15.8%、4.9%,可以看出遙遙領先的省會合肥在安徽全省工業經濟發展中占據主導力量。

        王玉燕分析,在產值增速上,淮北、淮南、滁州增長較快,分別較上年同期增長30.7%、30.4%和29.8%。在凈增企業數量上,安慶、淮北、池州和滁州分別以40.0%、26.6%、26.4%和26.1%的增長率位居前列。

        在企業數量上,宿州、淮北、阜陽等市戰略性新興產業企業數分別為168、123和335戶,占本市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數的16.4%、18.6%和19.7%,均低于27.7%的全省平均水平。

        在盈利能力上,安徽全省規模以上戰略性新興產業利潤率為5.8%,其中阜陽、合肥、蚌埠、淮南、銅陵、池州等市低于全省平均水平,尤其是淮南和銅陵分別為1.9%、1.9%。

        其中,合肥、蕪湖、滁州三地的戰略性新興產業產值占全省戰略性新興產業近50%。

        在安徽全省4個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中,合肥有3個。公開數據顯示,2020年,合肥市戰新產業投資占全市投資的比重達26%,較上年提高1個百分點;完成投資增長9.3%,快于全市投資增速4.6個百分點,拉動全市投資增長2.3個百分點。

        2020年,合肥市組織開展了第二批戰略性新興產業基地評審認定工作,一共申報市級戰新基地11個,涉及新一代信息技術、新材料等多個重點產業領域。目前,合肥市正式敲定了最終4個上榜基地名單。

        合肥市發改委有關負責人表示,每個基地將獲得3000萬元資金支持。

        奇瑞商用車公司在國內純電動物流車領域排名第一;三山開發區智能農機的產品種類、產業規模居全國前列;機器人龍頭企業埃夫特已在科創板上市……在蕪湖規模以上工業中,2020年戰略性新興產業產值占比35.8%,比上年提高5.7個百分點;戰略性新興產業投資增長23.3%,高于全部投資13.7個百分點。

        隨著中國(安徽)自由貿易試驗區蚌埠片區建設的加快推進,進入自貿區時代的蚌埠“迎風而上”,硅基新材料與生物基材料雙輪驅動發展格局已然形成。

        2020年以來,蚌埠市硅基新材料產業投產項目30個,總投資達到94.1億元;新開工項目34個,總投資達到227.33億元。

        放眼全國,安徽省戰新產業集群的影響力正在不斷提升。

        公開資料顯示,人工智能產業集群所在的合肥市在“2020年全球人工智能最具創新力城市榜單”中排名全國第四;新型顯示器件產業集群核心承載區——合肥新站高新區綜合實力位居2020年全國新型顯示產業園區第二;先進結構材料產業集群中的龍頭企業銅陵有色連續2年位列世界500強,精達股份連續5年入選中國電子信息百強企業……

       

        三大細分領域待補強

        “合蕪蚌三地的領頭羊地位也從側面反映出目前安徽省戰略性新興產業仍處于成長期,地區間存在較大差異。”在王玉燕看來,安徽戰略性新興產業地域發展不均衡主要體現在除合蕪蚌以外的地市產業規模相對較小、新增企業數量較少、企業數量占比較低、產業集聚優勢尚不突出、發展后勁不足等方面。

        此外,部分產業規模小、盈利能力較低、集群集聚效應弱等問題較為顯著。

        安徽省統計局數據顯示,高端裝備制造、新能源和數字創意3大產業產值比重僅為17.6%;數字創意、新能源汽車、新一代信息技術等產業營業收入利潤率分別為0.8%、3.4%、4.6%,遠低于安徽全省平均水平。

        2020年上半年,安徽省戰新基地中的核心企業產值增長11.4%,增速比關聯企業低2.3個百分點,25個戰新基地中有13個基地的核心企業產值增速低于關聯企業。這意味著,核心企業發展弱,引領作用不突出,而關聯企業的關聯度差,不能形成良性循環。

        例如,滁州智能家電基地中的安徽開潤股份有限公司開發箱包產品;蕪湖通用航空基地中的榮基密封系統有限公司從事汽車發動機密封件研發制造,這些企業與所在基地主導產業關聯度較低,難以形成集群集聚效應。

        安徽省統計局調研組認為,安徽省戰新發展應在加強扶持政策缺乏的有效性和創新創業環境的打造、高端人才的引進等方面做足文章。

        就政策而言,一方面,舊政策突然發生變化,讓一些企業措手不及。如光伏產業和新能源汽車產業,隨著補貼政策的退出,增速出現明顯下滑。

        另一方面,新政策不能落地,企業無法獲益。如2018年發布的《支持機器人產業發展若干政策實施細則》提出“機器人企業舉辦機器人論壇和產需對接會,每次按會場展位費、租賃費等的50%給予補助,最高100萬元”,文件本意是鼓勵企業在國內外舉辦大型展會,但安徽省機器人企業更多是參加大型展會而非主辦,參加一次國內大型展會的花費近百萬元,卻無法享受政策補助。

        營商環境對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的進一步集聚同樣至關重要。

        安徽省統計局在調研報告中提到,合肥智能語音基地一家企業負責人曾向安徽省統計局調研組反映,當地公租房供不應求、難以申請,導致一些高端人才流失。滁州智能家電基地某企業負責人也表示,企業距離市區較遠,但缺少配套公共交通服務,給出行帶來困難。

        “安徽省科技創新仍處于‘船到中流、人到半山’的關鍵階段。”安徽省科技廳廳長羅平曾公開表示,在建設新型顯示、集成電路、新能源汽車和智能網聯汽車、人工智能、智能家電5個世界級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培育形成一個萬億級產業、十個左右千億級以上產業、百個左右“群主”“鏈長”企業的目標導向下,安徽全省在“十四五”時期仍需在科技創新這一“變量”上下功夫,強化原始創新、扎實推進關鍵技術攻關。

       
       
      編輯:呂品田
       

       
      【版權聲明】

      未經徽商傳媒書面授權許可,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不得轉載、剪輯、修改、摘編、轉帖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取得徽商傳媒授權的媒體、網站或個人,在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徽商傳媒”及作者姓名,同時不得歪曲、篡改原文及標題,摘錄時不得違背文章原意,并請立即主動自查并刪除涉嫌違約使用的內容。

      凡涉嫌侵權、違約使用的單位或個人,本公司保留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請各新聞媒體、網絡服務商和個人嚴格遵守著作權相關法律法規。

      凡未經本社的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轉載、復制、重制、改動、展示或使用《徽商》雜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內容或服務,或在非徽商網所屬的服務器上作鏡像,否則本雜志社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

      會員單位 商會組織 其他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