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e3icf"></rp>

    1. 【封面名媛】李曉妹:精益求精才能從容應戰

      2021-05-18 17:32:45   作者:劉娜 攝:劉姜   來源:《徽商》雜志2021年4月刊

      為企業和個人的知識產權構建起一道防火墻


      李曉妹
      合肥超保通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總經理


       
             4月20日至26日,一年一度的全國知識產權宣傳周即將如期而至。

             “知識產權保護是一場沒有終點的馬拉松。”合肥超保通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曉妹的工作就是“為企業和個人的知識產權構建起一道防火墻”。

             當前,我國正在從知識產權引進大國向知識產權創造大國轉變,知識產權工作正在從追求數量向提高質量轉變。隨著人們對知識產權重視程度的不斷提升,知識產權代理行業也水漲船高,專利代理機構和專利代理人的數量整體呈迅速增長趨勢。

             國家知識產權局統計顯示,截至2019年底,全國獲得專利代理師資格證人數達到4.7918萬人,執業專利代理師為2.0192萬人,專利代理機構達到2691家。

             面對競爭日趨激烈的市場環境,李曉妹頗為淡定。她認為,大環境對每一個置身其中的“選手”都是一樣的,要想勝出甚至贏得“比賽”就得拿出真本事。從創業之初就堅持“求質不求量”的李曉妹已經完成了商標、專利、版權、項目申報綜合化解決方案,籌建自己的知識產權專業律所已被提上日程。

             “沒有理由不成功”

             中文系畢業的李曉妹快人快語,身上鮮見中文系女生的溫婉,滿是干練。

             “我是個愛折騰的人,喜歡挑戰。”性格外向的李曉妹對一切新鮮事物都充滿了好奇和探知欲。大學畢業后,她選擇去了北京,“既然走上社會了,我就從一線城市開始認識吧。”
       
             做了兩年IT銷售,李曉妹觸到了行業和自己職業的天花板。在先生的建議下,她進入了知識產權代理行業。

             “我做決定很快,各種因素羅列一下,權衡利弊,分項打分,做決定。”看到從事知識產權代理行業的先生每天工作繁忙卻熱情滿滿、毫無倦怠,李曉妹好奇這個行業到底有什么魔力;再看到先生所在的公司在短短幾年內商標、專利申請量突飛猛進,一躍成為北京前三,她被徹底激起了“斗志”,“我想看看人家是用什么模式做到的。”

             2012年7月23日,李曉妹入職了一家知識產權代理公司。作為跨界新人,她邊干邊學,上班時間勤奮地撥打電話尋找客戶,下班回家惡補專業知識。

             “那時候沒有上班下班的概念,客戶隨時都可能打來電話。”一位準客戶王先生就三番五次讓她查詢一些商標信息,甚至晚上十點多還會發信息??此粎捚錈榭蛻舨樵?,李曉妹的先生開始質疑這位客戶的簽單率,但她卻堅持“有求必應”,因為她“直覺有譜”。

             終于,在一輪又一輪的電話溝通后,王先生請李曉妹上門具體談一下。“很興奮,這算是我的第一個客戶。”面談后,李曉妹發現對方不僅要注冊商標,還有商標轉讓的問題,便耐心細致地幫對方一并解決了。

             她的專業和誠意獲得了對方信任,當即決定與她簽合同付定金。“轉讓4個商標、注冊2個商標,相當于6件業務。”李曉妹在新行業首戰告捷,之后便“開了掛”:入行第一個月,她開了9單,第二個月便增長到40單,第三個月更是激增到150單,其中120單都是王先生交到她手上的。

             “王先生是我的貴人,不僅在我剛入行時那么信任我,在我后來離開北京到合肥創業后,也依然支持我。”很快摸清行業門道后,李曉妹在只有半年經驗的情況下決定自己創業。

             其實,李曉妹的家族從祖輩開始都是商人,在這種環境中成長,她的創業意識強烈。“我想趁著自己年輕去闖闖,看看能不能有自己的事業。”因為業績突出,她對知識產權代理行業充滿自信,加上她的先生已經在這行做了七年,有著過硬的專業知識和業務能力,“我們沒有理由不走出舒適圈,自己打拼一番。”

       

       
             身為安徽人,懷著對家鄉的熱愛,李曉妹和先生準備回鄉創業。

             2013年3月,他們回到合肥,先買了一個公寓落腳,又在綠地瀛海寫字樓租了一間80多平方米的辦公室,就開了張。

             “只有我們兩個人,我是前臺、行政、銷售一把抓。”李曉妹夫婦在合肥并沒有多少人脈,先生離職的時候簽了競業協議,沒有帶走一個客戶,只有“掃街掃樓”式地打電話自己去找客戶。他們每天抱著黃頁打上150—200個電話,還相互督促有沒有偷懶。

             網是撒出去了,但因為不夠精準,所以開單率只有三成。堅持了幾個月,公司還是虧損狀態,這讓李曉妹的先生感到了壓力。“他說我們不能拴在一根樹上吊死,他出去兼職,公司讓我頂著。”但李曉妹堅決不同意,她認為眼下的困難是磨煉毅力的時候。她相信自己的方向是對的,也足夠努力,沒有理由不成功。

             轉機在夏天到來前出現。

             2013年6月,安徽樂庫智能停車設備有限公司要申請商標,負責人找到李曉妹要求上門面談。確定好地址后,她就騎上電動自行車出發了。跋涉了20多公里,到目的地后,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給自己的車充上電。

             “太遠了,不充電我估計都回不來了。”距離還不是最大的問題,眼前的一片空地才讓李曉妹有了落差。“別說投產了,當時樂庫連廠房都還沒建好。”不過,也正因如此,李曉妹深深感到樂庫對商標的保護意識很強烈。

             了解了公司經營范圍后,她立刻進行了查詢,并且根據行業給出了18個類別的建議,對方采納了12個便叫她回去擬合同。“可能對方覺得我專業度不錯,做事也不拖泥帶水,比較干練,對方也很干脆。”李曉妹印象深刻,這12個商標全部下證,后續她還代理了樂庫的33件實用新型專利和12件發明專利。

             自此,她的業務打開了局面,創業征程正式開啟。

             打通知識產權產業鏈

             正是因為李曉妹的專業誠信、服務周到,總能給合作過的客戶留下深刻印象,他們除了后續繼續選擇李曉妹,也很樂于為她介紹新的客戶。

             “這是一個良性循環,例如樂庫和它的兄弟公司漢德貝爾,后續我們總共幫他們代理了200多件發明專利,到現在還繼續在合作,包括幫他們申報高新技術產品、安徽省著名商標、政府質量獎等一系列榮譽。”李曉妹很享受這種陪伴企業發展壯大的過程,“我們相互扶持、見證對方成長”。

             如今,超保通每年代理商標、專利、版權的數量超過6000件,申請量在安徽業內排名前三。其中,商標授權率達95%,實用新型專利授權率100%,發明專利授權率50%,年營業額超過千萬元。

             “我們的體量不算太大,我們更追求質量。超保通對案子的拒絕率達到三成,這在業內算是比較高的,但相應的,我們的授權率也比較高。”從創業之初就決定“求精”的李曉妹總是嚴格把關,她堅守著自己的職責,對企業負責,仔細甄別每一個商標、每一項專利。

             開口說“不”的勇氣來自李曉妹對行業發展的認知,“專業服務和較低價格本身就是個矛盾,我們堅持高質量,對客戶群體有自己的選擇和定位。”

             事實上,知識產權在中國從第一部商標法和專利法開始,不過40多年歷史,而代理行業對民營開放則是從2003年前后才開始的。入行至今,李曉妹也深感行業變化之快之大。

             “以前是勸企業進行知識產權保護,需要對企業進行知識產權保護意識的灌輸,現在更多的是企業主動要求進行知識產權的保護,意識大大覺醒。”李曉妹說,現在越來越多企業認識到知識產權的重要性,認識到知識產權是保護創新的核心力量,是企業提升競爭力的重要手段,是中國制造到中國創造、中國產品到中國品牌不可或缺的一道防火墻。

              企業和國家對知識產權保護的要求越來越嚴格,讓知識產權代理行業的入局者大幅增長。國家知識產權局統計顯示,截至2019年底,全國專利代理機構達到2691家。

             “代理行業是完全市場化的,競爭非常激烈。”李曉妹認為,行業已經到了從量變到質變的階段,不能再一味追求知識產權申請數量,而更要強調質量,這對知識產權代理行業的水平也提出了要求。

             在這樣的環境下,知識產權代理行業已經形成梯隊發展。李曉妹表示,一線城市已經有了年產值數億元的超大規模知識產權代理事務所,而安徽由于整體起步較晚,尚在追趕中。

             就自身而言,李曉妹用八年時間完成了商標、專利、版權、項目申報綜合化解決方案,為企業提供知識產權整體服務。“超保通的意思就是超速、保護、通過,寓意我們要提供的是高質量服務。超保通的使命就是用知識產權工具幫助客戶獲得更大的成功,只有客戶成功了,超保通才可能成功。”

             “細節往往能左右結果,用戶是服務出來的。”李曉妹特別注重服務的細節,例如,專利證書如果丟失,補辦的時候只有副本,沒有原件,她就會早早提醒客戶保存好證書。

             在她看來,豐富的產品線、專業的服務能增加用戶的體驗感,高質量、高通過率能讓客戶更有粘性。因為她的周到細致,超保通的用戶粘性很高,回頭客屢見不鮮。不僅用戶粘性高,最讓李曉妹欣慰的是,2013年就跟隨她開疆拓土的員工也“都還在”。

             談及人才,她坦言這是超保通乃至整個行業最大的困難。

             “知識產權行業對專業性要求很高,人才復制是個難題。”專業之外,李曉妹還希望有事業心的伙伴。她透露,近年來,超保通一直在探索完善一套招人、用人、留人、育人的機制。

             除此之外,超保通一直在打造自己的產業鏈。

       

       
             除了目前已經打通的商標、專利、版權、項目申報綜合化服務,李曉妹計劃在三年內將代理量提升至過萬件/年,五年內成立自己的律所,提升整個平臺的專業度,更好地為企業提供知識產權服務。當平臺搭建完善穩定后,李曉妹還計劃走出安徽,布局全國,在二三線城市成立8—10家分支機構,擴大市場份額。

             “我的工作是幫助企業把知識產權做好,助客戶更上一層樓,爭取不讓自己服務的企業發生知識產權訴訟,但訴訟來了,我們也能應對。”定下“小目標”,李曉妹整裝再出發,這一次,她有了更多的準備和心得。

             她認為,人可以不聰明,但做人做事首先一定要誠實守信,“誠實可能不會讓企業發展得很快,卻會讓企業走得很遠。”李曉妹認為誠信是做人的基本原則,是一個企業生存的根基,專業則是發展的動力,“如果專業度不足,代理的知識產權總出問題,客戶也不會選擇的。”在她看來,服務行業必須要專業才能服務好企業,對企業要負責。

             另外,還要保持進步的習慣。

             在超保通,每個月有兩次專題培訓,“我們在學習上下了很大功夫,通過學習分享,保持進步。”李曉妹不僅自己學習,還讓員工學習,更會把學到的專業通過講座形式分享給服務的用戶。

             “善良是做人的根本,勤勞是做事的態度。”李曉妹認為,服務行業就是要盡可能地把企業的問題解決掉,讓企業不用勞神。同時,回報社會、無愧于心,也是自我價值的實現。


       
      編輯:余宏博
       
       

      凡未經本社的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轉載、復制、重制、改動、展示或使用《徽商》雜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內容或服務,或在非徽商網所屬的服務器上作鏡像,否則本雜志社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

      會員單位 商會組織 其他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