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e3icf"></rp>

    1. 【財經觀察】馬鞍山上市板塊何以四年五家“易主”?

      2017-08-14 16:12:53   作者:文/本刊記者 陳浩   來源:《徽商》2017.8

      馬鞍山上市板塊何以四年五家“易主”? 華星化工、山鷹紙業、方圓支承、鼎泰新材先后“易主”, 如果算上重組“進行時”的華菱星馬,短短四年時間內,馬鞍山市共有5家A股上市公司“易主”, 占區域內A股上市公司總數的62.5%。 究其原因,有業內人士表示或與當地龍頭企業馬鋼股份頗有關聯。


      “馬鞍山上市公司賣‘殼’都賣出了風氣”……這是安徽省內一名不愿具名的券商作出的評價。
       
      自2013年初總部位于安徽省馬鞍山市和縣的華星化工(002018.SZ)被華信石油借殼以來,馬鞍山上市公司就接連上演重組大戲。除華星化工外,山鷹紙業(600567.SH)、方圓支承(002147.SZ)、鼎泰新材(002352.SZ)先后“易主”。
       
      如果算上重組“進行時”的華菱星馬(600375.SH),短短四年時間內,馬鞍山市共有5家A股上市公司“易主”,占區域內A股上市公司總數的62.5%。
       
      “城池”失守的同時,馬鞍山企業在IPO(即首次公開募股)大戰中也相當慘烈。
       
      同花順iFinD統計數據顯示,自2010年2月5日鼎泰新材完成IPO后,馬鞍山市再無企業掛牌A股。
       
      資本市場的這些表現,與馬鞍山2016年國內生產總值(GDP)位居安徽省第四位的身份似乎并不相符。
       
      究其原因,申萬宏源證券承銷保薦有限責任公司并購融資部業務經理李旭告訴本刊記者,“馬鞍山板塊”淪陷與當地龍頭企業馬鋼股份(600808.SH)頗有關聯,這些企業或多或少與馬鋼有著密切的聯系和歷史沿革關系。在鋼鐵行業式微、馬鋼業務收縮的大環境下,相關企業勢必受到牽連。
       
      恒天“接盤”,華菱星馬“易主”
       
      盛夏的江淮大地,驕陽似火、蟬聲陣陣。
       
      位于安徽省馬鞍山市雨山區的華菱星馬廠區內,機器聲轟鳴、員工們小跑著穿梭其中,繁忙的景象,一如往常。平靜之下,卻是暗流涌動,如不出意外,這家馬鞍山市屬的第一大國企或將在不久的將來更換新東家,由地方國企“升格”為央企的控股子公司。
       
      根據華菱星馬6月19日發布的公告,中國恒天集團有限公司將“接盤”上市公司控股股東所持有的全部股份。
       
      該公告顯示,華菱星馬的控股股東為安徽星馬汽車集團,其自持并通過全資子公司馬鞍山華神建材工業有限公司共持有上市公司15.27%的股份,合計8468.09萬股。根據此前華菱星馬方面確定的每股7.27元轉讓價格,此次股權轉讓的交易金額約為6.16億元。
       
      經此一役,中國恒天集團將一躍成為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東。
       
      戲劇性的是,就在確認“接盤”后的10天,中國恒天集團自身的股東結構也發生了顛覆性變化。6月29日,國務院國資委發布消息稱,中國恒天集團整體并入中國機械工業集團公司,成為其全資子企業,不再作為國務院國資委直接監管的企業。
       
      恒天接盤華菱星馬的消息一經公開,市場嘩然。
       
      拋開馬鞍山市屬第一大國企的身份,華菱星馬是國內專用車領域的知名品牌,其生產的水泥攪拌車在重卡界舉足輕重。
       
      而此次交易的時間點,讓市場不禁揣測,華菱星馬的實際控制人馬鞍山市政府此舉有甩掉長期虧損“包袱”的嫌疑。
      統計數據顯示,2014年、2015年華菱星馬的凈利潤分別為-3.76億元、-9.43億元。2016年,上市公司面臨“連續三年虧損進而強制退市”的風險。好在實際控制人馬鞍山市政府出資3.5億元相助,最終2016年以華菱星馬凈利潤7554.82萬元收官,“保殼”大戰取得成功。
       
      業內人士分析,連年的虧損,讓華菱星馬的股東“有些吃不消”,出售股份或許是無奈之舉。
       
      面對市場的猜測,7月25日,華菱星馬董事會秘書、總經理助理李峰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予以否認。
       
      “馬鞍山市政府抱著不求所有、但求所在的開放態度引入中國恒天集團,唯一目的是整合資源、做大做強企業”。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恒天集團是除了中國一汽、中國二汽、中國兵器裝備集團公司外,唯一一家國資委確定以汽車制造業為主營業務的央企。同時,按照國資委的要求,中國恒天的汽車業務版圖將以新能源為基礎。
       
      當前,中國恒天旗下共有恒天重工鄭州宏達汽車工業有限公司、江西凱馬百路佳客車有限公司、河北利達特種車輛有限公司等3家整車生產企業。
       
      “恒天之所以‘接盤’華菱星馬,一方面是看重企業在發動機、新能源領域的技術儲備,另一方面,則有意將上市公司打造成為整合旗下汽車業務的資本平臺”。
       
      李峰告訴記者,由于涉及國有股份轉讓,該交易方案需要通過馬鞍山市政府、安徽省政府、國務院國資委的批復,“目前,馬鞍山市政府這邊的流程已經走完”。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在馬鞍山的上市公司陣營中,華菱星馬“賣身”中國恒天并非孤例。這不過是馬鞍山上市公司閃轉騰挪、頻頻上演資本大戲的一個縮影。
       
      近四年來,注冊地為馬鞍山市的A股上市公司中,共有5家“易主”。要知道,馬鞍山A股上市公司總數也不過8家,“易主”比例高達62.5%。
       
      除了華菱星馬,2013年1月,安徽華星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被上海華信石油集團有限公司“借殼”;2013年3月,安徽山鷹紙業股份有限公司被福建泰盛實業有限公司“借殼”;2016年3月,馬鞍山方圓回轉支承股份有限公司被浙江新光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借殼”;2016年5月,馬鞍山鼎泰稀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被深圳明德控股發展有限公司(順豐速遞實際控制人)“借殼”……
       
      上市公司集體“失守”只是A股馬鞍山板塊“淪陷”的一個方面。
       
      另一方面,馬鞍山企業集體“缺席”近十年來的IPO大潮,自2010年鼎泰新材掛牌上市后,當地尚無一家公司完成IPO。
       
      對此,李旭分析道,一個GDP在安徽省內位居第四位的地級市,在資本市場的表現如此“狼狽”,實屬罕見。他認為,形成這種困局的主要原因是,不少馬鞍山上市公司都與馬鋼股份或是鋼鐵產業這一當地支柱產業關聯密切。
       
      在5家“易主”的上市公司中,成立于2003年的方圓支承“脫胎”于當時馬鋼總公司下屬的馬鋼巨龍有限責任公司;同樣成立于2003年的鼎泰新材前身為馬鞍山鉛絲廠,主營為鋼絲、鋼絞線的生產銷售,與馬鋼業務多有重疊。
       
      在國內基礎設施投資收縮、鋼鐵行業式微、產業鏈支柱企業馬鋼股份都需要通過出售資產來“保殼”的行業背景下,相關企業的“易主”就在情理之中了。
       
      另據知情人士透露,馬鞍山另外一家從事鋼材生產線配套設備研發、生產的上市公司泰爾股份近期也正謀劃資產重組事宜,該知情人士表示,“泰爾股份已與多家機構接觸”。
       
      此外,傳統企業眾多也是馬鞍山上市公司頻繁“易主”的原因之一,上述兩家從事鋼鐵相關業務的公司外,華星化工、山鷹紙業、華菱星馬等三家“易主”上市公司也均身處市場化程度高、競爭充分的傳統行業。
       
      不過,從上市公司經營質量這一角度來看,李旭認為,原有業務、股東發展不力,“易主”對上市公司和中小股民來說,并非是一件壞事。
       
      統計數據顯示,4家已完成重組的馬鞍山上市公司山鷹紙業、方圓支承、鼎泰新材、華星化工近來表現可圈可點,2016年分別實現凈利潤4.32億元、0.22億元、7.73億元、1.15億元。

       
      編輯:丹妮
        責編:儲 麗
       

      凡未經本社的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轉載、復制、重制、改動、展示或使用《徽商》雜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內容或服務,或在非徽商網所屬的服務器上作鏡像,否則本雜志社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

      會員單位 商會組織 其他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