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e3icf"></rp>

    1. 【封面人物】聶建明:中國全齡化健康頤養社區“創領者”

      2017-08-14 16:43:15   作者:文/本刊記者 陳浩 攝影/姜朝洋   來源:《徽商》2017.8

      上海恒實投資集團董事長聶建明探索出了一套全新的模式——將養老需求的解決與社區開發相整合,形成創新的全齡化健康頤養社區開發運營模式。


       
      銀發浪潮洶涌而來,養老成為了全民關注的社會性問題。我們是應該全盤引入國外的先進模式和成功經驗?還是走出一條符合當下國情和社會發展階段的不同道路?
       
      通過近些年來對國內外養老行業、社會結構、金融體系和社會保障制度等方面的深入研究和探索,結合東方孝親文化,上海恒實投資集團董事長聶建明探索出了一套全新的模式——將養老需求的解決與社區開發相整合,形成創新的全齡化健康頤養社區開發運營模式。
       
      全齡化健康頤養社區的核心理念概括起來就是兩個創新。
       
      一是養老模式的創新:不同于常規養老機構/退休社區將老人單獨區隔進行集中養老,全齡化養老模式將機構養老、社區養老和居家養老有機整合、融為一體。一方面,通過養老機構為入住其中的老人提供養老服務;另一方面,又依托這些頤養服務設施,把全方位、系統化的專業養老服務輻射到社區的每個家庭以及周圍的居住區,讓老人與家人共享天倫,子女盡孝不累,老人養老不孤。這與現階段政府所大力提倡的“9073”養老格局不謀而合。
       
      二是社區開發模式的創新:在傳統居住社區配套設施和服務功能的基礎上,重點考慮適老化、無障礙以及老年人活動半徑等需求,并融入醫療頤養這一核心要素;同時將頤養概念和服務進一步擴展和延伸,建立覆蓋老、中、青、幼全齡段客戶群體的社區運營和服務體系,提供一站式、全生命周期的居住解決方案。聶建明稱之為社區4.0,一種全新的社區開發模式和標準。
       
      經商之道,做“加法”容易,做“減法”難。
       
      2012年之前的十年,上海恒實投資集團董事長聶建明可謂春風得意:做房地產,他開發的“泰晤士小鎮”享譽上海灘;做環保,他的水污染處理公司成為西部地區城市污水處理行業的楷模。此外,股權投資、酒店經營、物流園區建設等領域,也能頻頻見到恒實投資集團的身影。
       
      他將這一時期的自己概括為“有理想的機會主義者”。
       
      2012年,遍訪歐美、日本等發達國家,并在好友羅蘭貝格咨詢公司高管的指導下,聶建明的戰略圖景漸漸清晰:大健康和環保產業。
       
      他的經濟學博士論文成為國內第一篇以大健康養老產業為方向的文獻,他找到了一條符合中國國情的養老產業發展之道,并在之后的實踐中得到了充分的印證。
       
      上述兩個產業方向都是市場容量達上萬億的朝陽產業,未來發展空間無限巨大。
       
      這一時期的聶建明,立志要成為“改善民生、專注環境友好、利國利民”“有愛心、有責任感、充滿正能量”的社會型企業家。
       
      而今,站在時代的潮頭,聶建明的心緒一如15年前“下海”創業之初立下的誓言,“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盡孝不累,養老不孤
       
      如果做一個調查,中國高收入人群最關心的是什么?一定是贍養老人和撫育孩子。解決他們的后顧之憂將挖掘很大的商機。如果家中不幸有失能、失智老人,一個家庭就可能被拖入困苦之境。
       
      在歐美,養老中心偏向于集中建設和運營管理,比如說在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有一塊占地28平方公里的養老城,老人居住其中,形成“銀發孤島”。
       
      “美國人大多信仰基督教,認為壽命終結是進入天堂,因而對告別世界能夠平靜接受,中國幾千年的文化傳統,教育子女要盡孝心服伺老人頤養天年,歐美集中養老模式如果照搬到中國一定會水土不服。”
       
      對新型養老模式的需求應運而生,這也催生了“臨港國際健康城”這個創新范本的問世。
      由恒實投資集團聯手臨港集團、益流集團共同投資打造的“臨港國際健康城”項目,規劃總占地面積約800畝、規劃總建筑面積近70萬方,總投資預計超過100億元……這里距離東海不過3公里,PM2.5指標全上海最低,這里有1500畝上海鮮花港、5380畝濱江森林公園、54洞濱海高爾夫、8340畝滴水湖景區、南匯東灘濕地等生態景觀資源……位置得天獨厚,未來令人憧憬 。
       
      天下大事必成于細,追求極致,是聶建明行事的第一個風格。
       
      他常說,“建筑是一門遺憾的藝術,只有精益求精,才會盡可能減少遺憾。”就在不久前,因為顏色搭配出現了一些小的瑕疵,他要求將一期項目中全齡化健康頤養生活體驗館的部分木地板撬掉、重新鋪裝。如今,占地127畝的一期項目已雛形初現,組團景觀、濱水綠地、風雨連廊、亭臺樓閣……處處都彰顯著一股“精工細作”的匠心。
       “全齡、健康、頤養”,這六個字是聶建明賦予“臨港國際健康城”的目標。
       
       “臨港國際健康城”提供了從小孩上幼兒園、小學、初中;中青年創業到老年醫護照料的全過程、全方位、全維度配套功能和服務。特別是針對老人,集中了當今世界上先進、人性化的103個適老細節設計和照護服務體系,比如連接小區的風雨連廊;比如坐輪椅老人上臺階、電梯的按鈕設計要矮一點,要適合擔架進出;比如說在小區摔倒,只要按一下手中的按鍵,很快就有專業的護理人員第一時間趕過來提供幫助。
       
      此外,還設立了以日間照料中心為主體的社區養老體系,子女可以在早上將老人送進日間照料中心,晚上接回家;也可以長期入駐養老公寓。
       
      “臨港國際健康城”特別配套養老總部、康復護理醫院等機構的設置,提供機構養老的專業服務;而復旦醫療及其下屬醫療機構,以及近在咫尺的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臨港分院,為老年人提供了健康監測、生活指導、專家會診、預約就醫、綠色通道等醫療資源,緩解了老人們的就醫難題。
       
      “三位一體的養老模式,避免傳統單一養老模式存在的弊端,讓老人在社會、親情的陪伴中,實現有尊嚴地養老”,聶建明心中“盡孝不累,養老不孤、全齡照護、三代無憂”的愿景將在“臨港國際健康城”完美呈現。
       
      “臨港國際健康城”不僅實現了養老模式的創新,更是同步實現了社區開發模式的創新和升級。通過以養老配套、服務為核心驅動力,糅合居家養老、社區養老、機構養老三位一體的優勢,輔以全方位、系統化的社區運營服務體系,已經由滿足獨立居住功能的1.0時代,到注重會所、商業、教育配套的2.0時代,到倡導城市配套功能服務商的3.0時代,進一步提升為以醫養結合為主導、提供全方位社區運營服務體系、兼顧全齡化社區配套的4.0版本時代。
       
      實際上,“臨港國際健康城”并非是一個獨立的養老地產開發項目,它是伴隨著“上海臨港產業區”規劃而生的重要配套支撐項目。
       
      2015年10月14日,《上海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科技創新中心臨港行動方案》出爐,根據這份方案,臨港將以“獨立輔城”的身份亮相,猶如日本的橫濱之于東京。臨港將于2025年前基本建成具有一定影響力的國際智能制造中心,形成人口總量150萬的新城。目前上汽集團、中船重工、中國商飛、沃爾沃、飛利浦等國內外知名企業已紛紛入駐。
      老有所養、幼有所教,中有所為,有“臨港國際健康城”這樣的全齡化頤養社區作為支撐,中青年方能無后顧之憂、安心工作。
       
      “當下,一期項目樣板示范區和生活體驗館即將正式亮相,后續二、三、四期項目的開發工作也正在醞釀中”,聶建明希冀將項目打造成為“世界一流、國內領先、上海著名”全齡化健康頤養社區范本。
       
      重資產的全齡化頤養社區開發正步入正軌,而被聶建明稱之為另一翼——輕資產模式運行的養老機構也正在發力,成為恒實大健康產業版圖中的重要一環。
       
      鏡頭拉回到上海市主城區。
       
      清晨7點,一曲舒緩的《夕陽紅》拉開了占地17000平方米的上海靜安區恒裕曹家渡老年福利院的一天,早餐后的老人們有的在上音樂課,有的在聽公安戰線退下來的老人講破案故事,有的在練習書法,三五成群、其樂融融。
       
      這是目前上海中心城區規模最大、能夠容納500名老人的養老綜合體。由恒實投資集團旗下中日合資恒裕養老服務(上海)有限公司運營管理。它是一個全新的嘗試和創新,是上海首個將醫、養、護三大功能融于一體的養老機構,匯集了健康老人照看、失能失智老人照護、殘疾人養護、長者照護之家、日間照護中心和護理院六大功能于一體,提供全齡段醫養服務。上海華山醫院老年病研究基地、靜安區中心醫院胸痛中心等單位已與福利院成功簽約合作。  
       
      “恒實投資集團的大健康產業采用輕重資產投資并舉、快速復制全國布局的發展戰略。重資產投資主要有三個方向,分別是以臨港國際健康城社區開發及運營為代表的大型全齡化健康頤養社區;以小鎮+農莊開發模式為主導的都市養老休閑農莊;以及市中心具備醫養功能的養老公寓,打造三條標準化的成熟產品線。
       
      輕資產投資也有三種主要形式,以上海靜安區恒裕曹家渡老年福利院為代表的公建民營養老綜合體;通過自行開發或者改造的自建自營養老機構;以及其他外部社會委托管理類養老機構運營及管理。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如果我比別人看得遠,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一項事業的“起點”將直接決定結果的成功與否。聶建明深諳此道,他從布局大健康產業的那一刻起,便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不想透,絕不出手。”這是聶建明行事的第二個風格。
       
      進入21世紀,人口老齡化正成為全球性難題,上海的情況尤為突出。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底,上海戶籍的老年人口為457.79萬人,占總人口的31.6%,遠超全國平均水平。
       
      人口老齡化進程不斷加速,但國內養老產業卻剛剛起步,無論是制度建設,還是硬件設施、軟件服務等方面根本無法滿足國人日益增長的養老需求。
       
      究其原委,社會保障體系建設的滯后是主因之一。
       
      我國并無歐美、日本等發達國家和地區的長期護理保險或是介護保險制度,這意味著社會保險無法覆蓋老人長期照護所產生的費用,一旦老人們出現照護需求,只得自掏腰包。相比之下,擁有介護保險制度國家的老人們,往往僅用自理相關費用的10%。
      支付能力薄弱,在很大程度上制約了養老產業的發展。
       
      另一方面,國內既有的養老模式無外乎三種——常規居家養老、普通養老機構、純養老社區,但這三者均有與生俱來的弊端。
       
      居家養老,因為缺乏適老化設計、專業服務、內部醫護設施,并非真正意義上的“養老”;而后兩者的實質則是將老人從社會群體和家庭中區隔出來,集中圈養進行養老。
      “這種集中養老模式在歐美國家文化背景下是行得通的,但在國內不行,在孝文化和親情至上的傳統理念中,遠離家庭會讓老人感到孤獨,缺乏活力”。
       
      盡管選擇了一條符合中國特色的養老產業發展路徑,但聶建明的眼光從來不局限在國內,他引進全球先進的養老理念、養老設施,為我所用。
       
      如運營管理上海靜安區恒裕曹家渡老年福利院的恒裕養老服務(上海)有限公司,便是恒實投資集團與日本知名健康養老產業集團之一的元氣集團共同設立的合資公司。
      “日本是亞洲養老產業發展很充分的國家,通過合資,我們不斷學習他們的管理體系、服務標準”。
       
      聶建明將這些軟實力視作恒實投資集團打造養老版圖的核心競爭力。
       
      在運作體系上,他借鑒美國的經驗,即養老產業的投資、開發、運營等環節相互獨立,投資商只負責投資;開發商負責規劃、建設;運營商則負責運營,甚至運營的每個細分領域,都會有專業的機構和品牌,美國前十大的養老機構就掌握在前三大的基金手中。
      “這種模式有利于養老產業的專業化發展,恒實投資集團正朝著這個方向邁進,設立獨立的子公司和品牌。未來,恒實投建的養老綜合體可以由別的品牌來運營,恒實旗下的運營機構也可以參與到其他開發商的養老項目中去”。
       
      歐美養老產業發展的經驗告訴聶建明,想要在養老產業有所作為,人才至關重要。恒實投資集團已與某中醫藥大學洽談合作事宜,以共同培養專業護理人員、營養師、針灸師、推拿師、康復師、健康管理師等。“不要小看護理人員,只有擁有愛心、恒心、耐心、熱心、細心等‘五心’,并充分掌握專業護理技能的從業人員,才能服務好老人”。
      盡管國內的養老產業還存在諸多現實問題,但種種跡象表明,行業即將迎來爆發,“養老,是一個融合各方的產業,它的完善不會一蹴而就,歐美、日本等發達國家和地區也用了10年以上的時間才形成現有的體系”。
       
      在養老領域,聶建明“輕”“重”并舉,輔以國際化視野、戰略遠見、人才建設、“五心”服務理念等核心競爭力,長袖善舞,陸續推出了靜安區養老綜合體、臨港國際健康城等養老項目,將居家養老、社區養老、機構養老三者創造性地結合到了一起。
       
       
      與時間賽跑
       
      大多數上海老百姓知道恒實投資集團是從松江新城“泰晤士小鎮”開始的。
       
      這座兼具住宅、文旅、休閑于一體的歐式風情小鎮從誕生之初就成為了上海的一張時尚名片,一度一半以上的上海新人都會在這里拍攝結婚照。
       
      多年以后,聶建明還時常反問自己,“如果當初步子邁得再快一些、再大一些、早點與資本市場對接,今天的恒實會不會早已進入國內房地產商的第一陣營呢?”
       
      與時間賽跑、與對手賽跑、與自己賽跑,這是聶建明對自己的要求。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環顧國內養老產業“賽道”,當下正處于“諸侯爭霸”的戰國時代,“選手”無外乎有兩類:一類是傳統房地產商轉型,如萬科、綠城、保利、遠洋等;另一類是保險資本,其利用低成本的資金優勢打造養老機構并與保險業務形成互補,如泰康保險、合眾人壽、太平保險、平安保險等。
       
      快速擴張、打出品牌、借力資本,是唯一的出路。
       
      就中短期發展目標而言:重資產投資方面,恒實集團已在成都、合肥、北京、廣州等地洽談數個項目并初步達成合作意向;輕資產經營方面,力爭立足上海、面向華東,輻射北京成都等地,今年目標新增3000張管理床位,其中上海力爭落地1500張養老床位,另外在成都、安慶、合肥、北京等地新拓1500張床位,爭取通過一年的時間,在經營管理養老床位數量方面,躋身上海養老機構第一陣營。通過輕重資產投資雙翼并舉,形成資源共享、協調共進的發展格局。
       
      同時,公司積極推進品牌化、標準化、規?;?、全國化的發展戰略,借助今年臨港項目一期樣板示范區和生活體驗館正式開放和宣傳推廣的契機,在第一個5年內,重點拓展以上海、合肥和成都為主要發展方向進行東西布局;之后將重點以北京和廣州為發展重心進行南北布局;最終實現全國化布局和快速復制。
       
      為此,集團新近成立了華康健康產業股份有限公司,作為公司大健康板塊的主體,業務涵蓋養老機構運營管理、護理機構運營管理、健康管理咨詢和企業管理咨詢,力爭快速做大養老服務平臺,積極投身養老公益事業。公司計劃在5年內實現與境內外資本市場成功對接。聶建明對他的大健康產業發展戰略和規劃如數家珍。
       
       
      企業的成長,便是人生的歷練
       
      三十立業、四十立言、五十立命。
       
      相比于一般企業家,從安徽省潛山縣這一中國禪宗文化發祥地走出的聶建明更加睿智。
      “善于思考、善于總結。”這是聶建明的第三個行事風格。
       
      今年,是他“下海”創業的第十五個年頭,他清晰地將自己的創業史以2012年作為分水嶺分為兩段。
       
      前十年,他是一個“有理想的機會主義者”,憑借著對市場的敏感、對信息的捕捉,立足上海灘,地產、環保、建筑施工、物流、酒店、股權投資等領域都有涉足。
       
      2012年,專業的咨詢機構為恒實投資集團的發展作了戰略規劃——逐步收縮,最終確定了將大健康、環保這兩大利國利民的產業作為恒實的戰略支撐。
       
      企業的“進階”之路,是聶建明時常思考的問題,他將企業的發展階段劃分為四段,賺錢的企業、優秀的企業、卓越的企業、偉大的企業。
       
      賺錢的企業無需贅言、優秀的企業是指在一定區域或行業內擁有一定知名度、美譽度和穩定團隊的企業;卓越的企業是那些在全國范圍內處于行業翹楚地位、擁有很高的知名度和美譽度以及優秀成熟團隊的企業;而偉大的企業則能夠用創新引領生活方式的變革,如微軟、蘋果、華為等。
       
      “前十年的積累,恒實已經證明自己有能力賺到錢,那么,恒實的下一步便是向優秀企業和卓越企業進發。”
       
      多年的商??v橫,他出淤泥而不染。盡管身價不菲,他還是保持著一貫的低調和踏實作風,生活方式也十分簡樸,充滿著愛心和責任感。他相信,“人在做,天在看,頭頂三尺有神明”“幫人即幫己”“吃虧即是福”。“作為企業家,會賺錢并不代表什么,重要的如何把錢花得更有價值”。
       
      或許正是緣于這樣一份信仰,聶建明在公益事業和社會事務上總是最為積極的那一個。他認為,金錢用在最需要的人身上,才能發揮最大的邊際效用。
       
      他心系慈善,天災人禍時,他慷慨解囊。2008年汶川大地震,身在國外考察的聶建明第一時間捐款50萬元,隨后他積極組織救災團隊奔赴災區。災難之后,恒實投資集團還資助了多名孤兒求學。2016年安慶遭遇罕見洪災,他組織上海市安慶商會第一時間籌集善款600多萬元馳援救災,無論是反應速度還是善款規模,在全國的安慶商會中都首屈一指;
       
      他崇尚教育,多次向母校潛山縣野寨中學、西藏貧困山區學校、上海市教育發展基金會、上海華僑基金會福美專項基金等機構捐資助學;
       
      他團結鄉幫,2016年他發起成立上海市安慶商會并擔當首任會長,讓20余萬在滬打拼的安慶老鄉有了一個精神家園;
       
      他不忘鄉梓,盡管事業的重心在上海,但他時常組織企業家們回到家鄉,投資考察,為家鄉的建設與扶貧事業作出貢獻。
       
       “這些不值得一提”。在聶建明看來,人生的修煉猶如企業的發展,從一個機會主義者到一個社會型企業家的轉變,既是企業成長的過程,更是個人歷練和覺悟提升的過程。“人生不就是經歷從自私到自我、再到無私、最終實現無我的過程嗎?”人的一生,伴隨著財富的增長,更重要的是境界和格局的成長,從初級階段“自私、自我”到高級階段的“無私、無我”,企業家在做企業的過程,也是人生修煉的過程。擔當責任、回饋社會,才是人生實現自我、體現價值的最佳方式。
       
      巴菲特、比爾•蓋茨等國外富豪的無我境界和裸捐義舉,“不正是佛家所說的普渡眾生的無我境界嗎?”聶建明也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作為企業家,我們享受的是一個創業的過程和人生價值自我實現的過程,最終的財富終將會全部回贈社會。
       
      誠然,有企業家朋友如是評價聶建明:他是一個踩準市場節拍、充滿情懷、富有正能量的企業家,而恒實是一家“關注民生工程與環境友好”的社會型企業。
       
      讓聶建明和整個養老產業從業者振奮的是,2016年5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我國人口老齡化的形勢和對策舉行的集體學習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建立長期照護保障制度、老年人監護制度、養老機構分類管理制度”。
       
      聶建明早前對大趨勢的精確預判,讓恒實投資集團站在了國家戰略的風口之上,或許,下一個中國養老產業的傳奇將由恒實書寫。
       
       
      編輯:丹妮
        責編:儲 麗
       
       
       

      凡未經本社的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轉載、復制、重制、改動、展示或使用《徽商》雜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內容或服務,或在非徽商網所屬的服務器上作鏡像,否則本雜志社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

      會員單位 商會組織 其他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