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e3icf"></rp>

    1. 創意黃山,萬千期許

      2021-05-05 17:15:12   作者:孫葉 胡木 徐秋韻   來源:央廣網

      明天五四青年節,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新聞客戶端“創意黃山 徽匠傳承“慢直播活動,將從上午10點在黃山休寧進行。

        徽州五月,春色襲人。

        明天五四青年節,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新聞客戶端“創意黃山 徽匠傳承“慢直播活動,將從上午10點在黃山休寧進行。

        慢直播意味著直播將持續比較長的時間,在手機已經被“15”秒概念“霸屏”的情形下,我們有理由說說堅持慢直播的態度。

       

        “徽派古建筑,三絕妙天下”,由徽州石雕、木雕、磚雕“三雕”等為代表的徽州傳統建筑營造技藝被列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而這次直播所展現的歙硯雕刻技藝等等,都可用巧奪天工來形容。
       
      徽州木竹石三雕及歙硯(央廣網發 黃山市委宣傳部供圖)

        舉凡天地之間,所有的“巧奪天工”都是用時光歲月換來的。幾個小時的直播,在今天的“快餐文化”時代,顯得那么“奢侈”,但對博大精深的徽州文化來說,這點時間,卻只能說“窺一斑”而難“知全貌”,“觀滴水”而難“知滄海”。

        “工匠精神”尤其需要青年人傳承,直播活動特地選擇在5.4這一天進行,別有一番寓意。

        新浪微博舉辦的“了不起的創意黃山”話題討論,已經成為熱搜,吸引了10萬+的閱讀量。許多年輕人都表達了對徽州文化、對徽匠精神的敬意。

        在鋼筋水泥的現代叢林里,徽州,是一片完全特立獨行的氣象?;罩菸幕?,是距離當代中國最短路程的古代文明,是星河燦爛的中華古代文化中,保留最完整的一片天空,我們每個人都可以伸手仔細觸摸。

        或許有的人會說,有風景的地方太多了,但像它這樣既有風景又有文化、而且區域和范圍這么大的存在,在國內是絕無僅有的。我們甚至不應把它當作風景,也不應僅僅把它看作文化。應該這樣說,在有文化的地方,它是山水最美的,在有山水的地方,它是文化最厚重的。

       
      黃山迎客松(央廣網發 樊城柱攝)

        正如新任黃山市委書記凌云所言,“‘長江長城、黃山黃河’中國四大文化標識,黃山是其中之一,這是我們的優勢。”

        青山綠水為證。黃山,是全球首個集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世界地質公園、世界生物圈保護區于一身的自然保護地。

        “一生癡絕處,無夢到徽州。”當年的贊美,在今天,需要新的解讀和呈現。

        創意時代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把創新擺在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讓創新貫穿國家一切工作,讓創新在全社會蔚然成風。”他在安徽兩次考察期間,都對創新提出了殷殷囑托。

        而創意是創新的重要組成部分和“先頭部隊”。

        如果要問,在青山綠水之上,對黃山有何更多期許?

        答案是:創意。

        全球已經進入創意時代,放眼世界,各地都在打造“創意之城”、“創意之地”。

        在2017年,英國創意產業產值就突破1000億英鎊(約合8700億人民幣),對英國經濟總量的貢獻約為近15%,是僅次于金融業的第二大支柱產業。由創意產業帶來的外溢效應,有力帶動了英國的旅游、酒店、餐飲、航運等發展。

        香港不僅是亞洲金融中心、購物天堂,同時還可稱作是亞洲藝術之都。單就各大商場的櫥窗設計來說,其美感和藝術設計含量就屬世界一流。

        深圳,以中國(深圳)國際文化產業博覽會為媒,文博會15年,也是深圳文化蝶變新生的15年,正向著創新創意引領潮流、文化科技特色鮮明、文化形象開放時尚、文化產業充滿活力的全球區域文化中心城市和國際文化創新創意先鋒城市邁進。

        由遠及近。從2013年開始的烏鎮戲劇節,以擁有1300年歷史的烏鎮為舞臺,共邀全球戲劇愛好者和生活夢想家來此交流,迸發藝術與靈感的光輝,進而邁入到世界互聯網的“烏鎮時間”。這座千年古村鎮,以近乎“換道超車”的方式,一下超越早于它出名的周莊等相似無比的江南小鎮,矗立在創意時代的“風口”。

       
      西遞晨韻 (央廣網發 樊城柱攝)
       
      宏村之夜(央廣網發 樊城柱攝)

        有著“黃山歸來不看岳”的奇山峻嶺,有著各具特色的“百村千幢”古村落,其中的宏村、西遞更頂著世界文化遺產的盛名,黃山,如何在“門票經濟”之外,走出新路,值得期許。

        山水如果不跟創意結合,就往往只能貼上“靜態”的“標簽”。靜山靜水,要實現靜中有動、動中有靜,于靜中體悟境界,于靜中展現全新格局。

        作為長期觀察徽州文化的媒體人,《安徽日報》黃山記者站站長吳江海是“老報人”卻有新觀點。他認為,年輕人都喜歡創意,而年輕群體是時代消費的“前導”。只有抓住年輕人,才能抓住城市的未來。黃山的黎陽in巷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它把傳統文化元素和時尚結合糅化,顯得活力無限。

       
      屯溪區黎陽in巷水街(央廣網發 黃山市委宣傳部供圖)
       
      屯溪區由承敬堂改建的民宿“昱見”(央廣網發 屯溪區委宣傳部供圖)

        縱觀整個長三角41個城市,能把文化、旅游、自然、生態4個優勢全都攬入懷中的城市,又有幾個?

        中國的消費正在升級,經濟雙循環中,內循環的特征越來越鮮明。盡管疫情滯緩了人們出行、出游的腳步,但生活復蘇的節奏終將響起。隨著收入水平的提高,生態資源、文化資源兩大資源,特別是頂級生態資源、文化資源的價值會越來越凸顯、越來越珍貴,它們為創意經濟提供了最肥沃的土壤。

        世界舞臺

        如果問一下到黃山的客人,所為何來?十有七八是來旅游。一方面,這說明黃山“旅游城市”的牌子豎起來了;另一方面也說明,黃山給人的想象空間、活動空間還有很大余地,未來天地還很遼闊。

        我們需要思考的是:有多少國際高端會議論壇在黃山舉行,有多少國際創意節在黃山舉辦,有多少國際首秀在黃山展演,有多少國際國內大公司的研發機構、療養機構、培訓機構設在黃山。

        黃山已完全具備走國際范道路的資格,也完全有底氣和雄心,將這座城市打造成為國際人文之都、旅游之都、休閑之都、品牌之都,成為全球引領潮流的“后浪”。通過資源整合、平臺疊加,結出“創意”碩果。

        黃山的文創產業在路上。以故宮文化創意館徽派傳統工藝館為例,它是故宮博物院和黃山市全面整體合作的嘗試,將徽派技藝的展示與文創精神相結合,對黃山創意產業的發展,尤其是文創產業的發展開了新路。

        現在在國內的許多高鐵站大廳,已經可以看到以徽匠竹編、木雕等為產品的小店,這是傳統工匠建立的現代創意的“新據點”。

       
      杭黃高鐵開通首日圖(央廣網發 樊城柱攝)

        過去交通把人們奔向黃山的雙腳,多多少少“絆”住了,那么今天,隨著交通格局的革命性改變,高鐵、高速、航空、水運全部向黃山敞開胸襟,而它面向的滬蘇浙皖贛閩也都是中國經濟最活躍的地區,黃山到北京高鐵六個半小時、黃山到上海高鐵兩個半小時、到杭州一個半小時,黃山是安徽除了合肥以外的另一個讓人羨慕的高鐵樞紐。
       
      徽杭高速歙縣嶺腳大橋(央廣網發 汪榮昌 攝)
       
      新安江——黃山、杭州共同的母親河(央廣網發 黃山市委宣傳部供圖)

        人們常說,最地域的才是最世界的;這句話放在黃山,則可說,最世界的才是最地域的。當徽州、當黃山與世界深度“握手”,黃山的附加值和品位才能真正“傲視群雄”。

        塑造城市

        黃山由于它青山綠水的秉賦,古村落、古民居的特征,茶葉等物產的自然資源,長期以來,它的城市特色并不鮮明,處在一種既像城市又像鄉村的過渡地帶,而且人們也似乎很認可這種狀態:都市里的村莊,村莊里的都市,抬頭見山,低頭看水。

        攬滿目翠山碧水入懷,真是人生至境。但現代經濟學的特征表明:城市是當今社會集聚人群的最大載體和平臺,黃山需要以城市的格局、框架來重新審視自己的發展,只有在城市化的大格局中,文化才能找到它的新定位,才能煥發出它的新活力,才能顯示出它的珍貴性,體現出它的稀缺性。

       
      黃山區浦溪河鳥樂圖(央廣網發 陳雪君攝)

        塑造城市,并不意味著摒棄鄉村,恰恰相反,只有城市資源彰顯,鄉村特色才會鮮明,城市和鄉村才能形成新的合力,它們對人的不同吸引力才會各得其所、各領風騷。

        中國傳統鄉村經濟的特征是族群,而當代城市經濟的特征是社群和場景?;罩菸幕淖谧逄厣菢O其鮮明的,“村落其表,宗族其里”。當我們在探尋徽州文化之根,開展各種各樣的“研學”、“尋宗”之旅時,我們不妨久久地回望一下那些“庭院深深深幾許”的高墻窄巷,或許我們能找到今日網上社群經濟興盛的緣由。

        當年徽州由經濟,進而發展到建筑、美食、教育、藝術、中醫、珠算,等等,形成“無徽不成鎮”的壯景。

        曾任安徽旅游發展委員會主任、對旅游經濟頗有研究的安徽省統戰部副部長萬以學,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提到說,徽商之所以能領當時時代之風騷,關鍵之處,就在于徽商會“造市”。

        徽商具有強大的組織生產能力,徽商聚散主導市鎮興衰。誠如徽州人胡適所“宣稱”,一個地方如果沒有他的家鄉人,那個地方就只能是個村落。只有等到他的鄉親們住進來了,他們開始開設店鋪,然后逐漸擴張,就把一個小村落變成一個小市鎮了。

        人們或許不知,除了黃山自身遐邇聞名的宏村、西遞,上面提及的讓游客趨之若鶩的浙江烏鎮以及江蘇周莊等水鄉小鎮的古石板上,都刻著徽州人的“身影”。明清兩朝,江南的一千多個市鎮,其中三分之二主要是由當時的徽州人營建的。

        互聯網時代,社群經濟異軍突起。從某種程度說,它不過是當年徽商族群經濟的”翻版“。而社群經濟的根基是共同的文化興趣愛好。

        徽州文化,能讓人流連忘返、愛不釋手的太多了。獨自泡上一壺清茗,光是”發呆“,就可讓人在小村坐上半天。

       
      黃山區猴坑村太平猴魁茶園(央廣網發 樊城柱攝)

        論及茶葉,表面看,它是農業產業,其實,它更是社群經濟。細品之間,各種”流派“在自然匯聚,各種”場景“在漸漸生成。黃山的茶葉品類之多,可在國內獨領風騷:太平猴魁、黃山毛峰、祁門紅茶、屯綠、安茶、松蘿茶、大方茶、謝茶......

        黃山發展茶葉經濟,既可打“中國綠色生態茶區”的大招牌,更可打各自特色小招牌之路,而依托的就是黃山茶葉品類的豐富、多樣:黃山可以借鑒意大利塑造“意大利紅酒”品牌的做法:對外,它們共有一個品牌“意大利紅酒”,但在西西里半島,分布著幾千種葡萄酒,一個酒莊就是一個牌子,有著各自的消費群體和喜好人眾。

       
      游人在民宿體驗非遺文化(央廣網發 黃山市委宣傳部供圖)
       
      “五一”期間,來自北京、杭州等地的游客,身著漢服暢游齊云山。(央廣網發 黃影攝)

        注重培育特定的“社群經濟”,是黃山茶葉經濟、乃至整個旅游經濟的獨特優勢和另類“出路”,在這方面,各級政府和協會組織大有可為。

        給予游客沉浸式的文化體驗,進入“徽文化社群”,讓外鄉人一踏上這片土地就”樂不思家“,黃山人,真的做得到。

       
      編輯:呂品田
       

      【版權聲明】

      未經徽商傳媒書面授權許可,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不得轉載、剪輯、修改、摘編、轉帖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取得徽商傳媒授權的媒體、網站或個人,在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徽商傳媒”及作者姓名,同時不得歪曲、篡改原文及標題,摘錄時不得違背文章原意,并請立即主動自查并刪除涉嫌違約使用的內容。

      凡涉嫌侵權、違約使用的單位或個人,本公司保留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請各新聞媒體、網絡服務商和個人嚴格遵守著作權相關法律法規。

      凡未經本社的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轉載、復制、重制、改動、展示或使用《徽商》雜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內容或服務,或在非徽商網所屬的服務器上作鏡像,否則本雜志社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

      會員單位 商會組織 其他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