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e3icf"></rp>

    1. 安徽90后小伙兒戴威,就是他把“小黃車”從北大帶到全國

      2017-04-24 17:00:38   作者:編輯|何曉珺   來源:

      從2015年5月至今,不過兩年時間,ofo完成數輪融資,其引領的共享單車浪潮從高校一路席卷到全國。

      “到目前為止,中國的互聯網企業還沒有一個是真正影響世界的,我認為ofo有這個機會。”
      “未來在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大家可以通過ofo獲得更便捷的出行服務。”

      “終有一天,ofo會和Google一樣,影響世界。”

      ……

       

      以上這些話來自ofo共享單車的創始人——戴威。他創立的ofo共享單車目前是全球創立最早、成長最快、規模最大的無樁共享單車。

       

      從2015年5月至今,不過兩年時間,ofo完成數輪融資,其引領的共享單車浪潮從高校一路席卷到全國。

       

       
       
       
       

      青海支教,騎車去城里改善伙食

      “自行車是最偉大的交通工具”

      2013-2014年,北大光華畢業的戴威選擇到青海省大通縣東峽鎮當了一年中學數學老師。由于東峽鎮地處偏遠,從那里到縣城需要倒好幾次公共汽車,為了方便周末可以去縣城改善伙食,便和幾個支教的同學買了自行車。

       

      支教生活對戴威影響很大,其中之一就是讓他愛上騎行。“我們當時認為自行車是最偉大的交通工具,通過自行車,我們可以通過自己的最大努力達到最遠的距離。”

       

       
       
       
       

      做騎行旅游,100萬很快就燒完

      “項目太理想化,只是一個預設的想法”

      從西部支教回來,戴威一邊繼續在北大攻讀研究生,一邊騎行,并發展了一個擁有四五十號人的騎行組織。戴威開始考慮創業,希望用一種共享、愉悅的方式“經營”好騎行旅游,把綠色環保健康的騎行運動推廣給更多的人。

       

      2014年11月,戴威的騎行旅游組織拿到來自北大師兄的第一筆天使投資100萬。運營不久,戴威發現,對于資金有限的騎行社團組織來說,低頻、小眾、收入來源無保障、戶外風險大等諸多不利因素嚴重束縛著發展。到最后,整個團的經費從100萬到只剩下400塊,戴威團隊思考失敗的原因,意識到項目太理想化,完全只是一個預設的想法。

       

       
       
       
       

      100萬資金創立ofo,開啟“互聯網+自行車”模式

      “要做need,不要做want”

      “創業一定要解決真需求,不要做偽需求”,在《創業的36條軍規》一書中,戴威對這句話印象極為深刻。怎么區分真需求偽需求?在英文中,偽需求叫want,真需求叫need。want的東西,用戶不一定會掏錢,need的東西,用戶一定會愿意掏錢。所以need,才應該是創業者的切入點。

       

      “那我們need什么呢,自行車是其中之一啊”,戴威認為,在高校中,因校園大、校區多,想方便快速的進行校園穿行,騎自行車是最好的辦法,但騎車也面臨著諸多問題,比如丟車,比如遇到急事自行車卻不在身邊……圍繞這些需求,戴威期望借助移動互聯網通過一種共享自行車的方式,去解決校園代步的問題。

       

      2015年5月,戴威決定,“要在自行車這個方向上試一試”。共享單車的想法讓投資人師兄給出了第二個100萬,也因為這100萬,ofo開始了發展。

       

      在ofo項目孵化過程中,戴威和團隊走遍了北京近20所高校,對學生的出行以及自行車需求進行了詳細調研。隨后,他們研制了具有自主產權的智能車鎖,并購買和回收自行車,進行統一改造。戴威說,“我們通過將每一輛自行車裝上車牌以及共享硬件,就可以在校園里實現隨取隨用,不用尋找固定的停車樁。通過移動終端使用也極大的方便了同學們的交通出行,并且價格非常低,比自己買車要便宜很多。”

       

       
       
       
       

      500萬,開始復制擴張之路

      “這次需求是抓對了”

      2015年10月份,ofo在北大一天已達到3000訂單,戴威覺得這次需求是抓對了,于是有了復制擴張的想法。戴威眼里,ofo做的是未來模式的探索和嘗試,共享單車解決了校園出行的代步難題,也讓學生、老師們都參與到了共享平臺上,共享他人的閑置資源以及提供自己的閑置資源,如果這一自循環能夠順利運轉起來,那么將這種模式復制到其他項目就不是難事。
       

      他再次找到天使投資人的師兄,“這時候,他覺得這個事兒是比較靠譜了,就給了估值,借給我250萬”。加上戴威團隊自己籌措的250萬,500萬資金開始了ofo的復制擴張之路。

       

       
       
       
       

      一路開掛的ofo

      “終有一天,ofo會和Google一樣,影響世界”

      從2016年1月獲金沙江基金1000萬投資開始,ofo一路開掛,被國內外各大投資機構相中,戴威也開始了頻繁被約見之路。9月,在經緯中國領投,金沙江、唯獵資本數千萬美元跟投下,ofo完成了B輪融資。僅僅一個月之后,滴滴出行、美國對沖基金Coatue、小米領投C輪融資。而在11月開啟“城市大共享”計劃,將ofo的服務對象從高校拓展至城市后,其訂單量從日訂單量40萬單躍至150萬單。

       

      2017年3月1日,4.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1億元)的D輪融資讓ofo成為業內首個獨角獸品牌。此次融資由DST領投,滴滴、中信產業基金、經緯中國、Coatue、Atomico、新華聯集團等多家國內外知名機構跟投。

       

      在共享單車市場極為火熱,新品牌層出不窮的整體形勢下,創始人戴威對ofo有著充分的自信。“我們的用戶,自行車還有資金,在這個行業里是占有巨大優勢的,可以和其他對手展開競爭。我們希望通過ofo服務全世界的人,在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有一公里到二公里這樣的出行需求的時候,都能得到ofo的服務。”
       

       

      凡未經本社的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轉載、復制、重制、改動、展示或使用《徽商》雜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內容或服務,或在非徽商網所屬的服務器上作鏡像,否則本雜志社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

      會員單位 商會組織 其他機構